武藤兰在线播放

武藤兰在线播放

问曰:平人觉未有病,惟小便后有精如丝不断,甚则时滴不止者,何故?如有表,败毒散、小柴胡汤等。

 干霍乱本方两剂加炒盐一两,童子小便一小碗多服,以手指按舌根探吐,得吐即泻,吐泻后去炒盐童便,照常煎服。但内无伏暑,不能作疟,故正伤寒无转疟之理,内无伏暑故也。

今用黄土为主,加藿香、木香之芳香以解秽浊,木瓜和胃舒筋,以杜转筋,陈皮调畅气机,厚朴、扁豆消暑去湿,芦根致胃清和,犹是地浆之意,而胜于墙阴之不洁远矣。 然二气寓于凡精凡气之中,凡精气盛,元阴元阳自盛,凡精气衰,元阴元阳自衰,此二气盈虚消息机关,发病主脑。

王肯堂蹈三子之辙,言元气素弱,或过于劳役,伤于酒色,而卒然厥仆,状类中风。惟是心烦不安,乃阳回阴液未充,肾不交心,阴不上承,最宜持心息虑,当思静则生阴之理。

读之于表里阴阳虚实之辨,与夫心肝脾肺肾之源,直可按图而索骥。柳子厚得干霍乱,用炒盐和童便服之,取吐即泻而愈。

湿家身烦疼,可与麻黄加术汤,发其汗为宜,慎不可以大攻之。论二气,论部位,六经自在其中;验外感,察内伤,戕伐之机关自定。

Leave a Reply